光明日报评论员:用学术书写社会发展的五彩华章
鲁网菏泽小记者团今日成立啦!快跟我们体验小记者的乐趣吧
最热文章
栏目热门
1.0T三缸,日产的三缸时代大概是从这台SUV开始的
随机新闻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 厚湖网>汽车>胡正寰:“将先进技术转化为生产力,是我的毕生追求”
内容中心

胡正寰:“将先进技术转化为生产力,是我的毕生追求”

阅读量: 2307 时间:2019-11-03 11:48:36

  

■胡正焕被介绍给人物。他1934年出生于哈尔滨,祖籍湖北孝感。中国轴类零件轧制技术的主要创始人,北京科技大学教授,从事轴类零件高技术轧制的研究、开发和推广已有60多年。1997年,他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获得了国家“五一”劳动奖章和机械工程研究所颁发的“科技终身成就奖”。

北京在10月初刚刚降温。站在北京科技大学北侧的是一栋三层楼,安静。

这是85岁的胡正焕每天“打卡”的地方。胡正焕仍然坚持每天亲自跟进这个项目,甚至在他应该保持健康的时候参加一些具体的事务,比如机器调试。

早于约定时间,银发老人一直在会议室等候,并准备了图片和视频资料进行解释。在他看来,他在零件轧制技术方面的研究工作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熟知的利基行业。“我没有做惊人的技术,也没有那么耸人听闻。但我的技术被广泛使用,对国民经济有很大影响。”

从火车和汽车的轴部件到移动桌椅和窗帘的球部件,对各种东西都有很大的需求。然而,零件轧制技术是一种生产机械轴、球类运动等零件的新技术。与传统工艺相比,本发明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减少了耗材,降低了综合加工成本。

作为我国轴类零件轧制技术的主要发起人,胡正焕领导的研究小组在国内外27个省市推广了近300条零件轧制生产线,其中18条已出口到美国、日本等国家。已开发生产500多种零部件,累计生产500多万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显著。

不久前,胡正焕刚刚辞去行政职务。这位老人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高科技零件的生产,他仍然不愿意停下来。“‘帽子’(指相关职位)被删除,但责任不能撤销。如何将先进的零部件制造技术转化为生产力是我毕生的追求。”

清华校园的“技工”

1952年秋,毕业于湖北武昌中学的胡正焕迎来了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被北京钢铁工业学院钢铁机械系录取,并成为毕业后的第一名本科生。与钢的缘分从那一刻开始形成。

当时,新中国解放后,最缺少两样东西:“食物和钢铁”。像大多数选择在钢铁机械系学习的学生一样,胡正焕响应了国家的需要,渴望用钢铁为国家服务。

北京钢铁工业学院是由中国六所著名大学的矿冶系建立的。1960年正式更名为北京钢铁学院。在学校成立之初,学校主体的建设尚未完成。胡正焕不得不和清华大学的其他学生以及清华大学的机械同学住在一起。

胡正焕回忆说,当时的录取通知书上还印着“清华大学钢铁学院”的字样。直到第二年,他才搬到现在的学校所在地满静村。

进入大学后,胡正焕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他每天都很有规律地工作和睡觉——从周一到周六,他在高峰时间之前在浴室里洗漱,并且经常是第一个在上课前来教室预习的人。星期天我将去图书馆学习机械知识。胡正焕被他的同学称为“机器人”,因为他的生活日程安排不灵活。

“那时我每周有六天的课,休息日我通常去图书馆参加半天的体育锻炼。没有其他娱乐活动。”

根据胡正焕的记忆,学校参考了当时苏联的经验。本科学习的第一年是理论课,接下来的三年分别是认知实习、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实习经历也为胡正焕研究轴类零件轧制技术奠定了基础。

将轧制技术引入中国

1954年的一天,20岁的胡正焕来到鞍钢无缝钢管厂实习。歪斜的轧机引起了他的兴趣。看着钢管从运转中的斜轧机上旋转出来并成形,他灵机一动:可以用相似的原理推出更多不同形状的零件吗?

有了这种灵感和思考,胡正焕回到学校,继续沉浸在冶金机械专业知识的海洋中。幸运的是,一本关于苏联在莱比锡博览会展出的新工厂的书介绍了通过轧制生产钢球,并给胡正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命运两次向胡正焕伸出橄榄枝。他决心试一试——用这种技术生产钢球。当时,中国加工和生产钢球的方法仍然相对传统,这取决于球形模具的铸造或工人使用锻压机锻造钢球。这种工艺生产效率低,耗材多。锻造也会带来更大的噪音。

不久,胡正焕的想法得到了学校的支持。经过100多天的设计图纸、制造机器和反复试验,第一个用轧制技术生产的钢球诞生了。胡正焕喜出望外。本次试验的成功表明,我国零件轧制新技术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胡正焕成功轧制钢球的消息传出后,许多工厂前来与他沟通合作。1958年,与辽宁抚顺的一家机床厂合作,将斜滚球技术应用于工业生产。然而,这次他的命运对他不利。不久之后,将新技术投入大规模生产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

资料来源:胡正焕院士80岁生日纪念册

从成功的实验到生产需要十多年的时间。

"钢球的成品率很低."胡正焕的分析可能是由于设备不稳定和模具初始设计不足造成的。

"工业生产中百分之一的缺陷产品也是失败的."第一次失败的尝试给胡正焕敲响了警钟。"把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并不容易."

在那段时间里,胡正焕沉浸在实验室里,全神贯注地学习。根据胡正焕的回忆,仅设备问题就发生了十几次。要么轴坏了,要么框架坏了。有一个问题必须解决。

在他看来,这似乎只是零件的简单生产。从制造轧机设备的早期阶段到模具的设计,再到成品的加工,即使一个环节出现错误,最终生产的零件也不能满足要求。胡正焕坚持“实验室多故障,实际生产少故障”的原则,直到1974年包钢十字轧机投产,才真正成功地将先进技术转化为生产力。

包钢的大规模生产也成为中国交叉轧制技术的里程碑。迄今为止,我国第一条斜轧球磨机生产线设计、开发和投产已经完成。到目前为止,已经生产了50多万吨直径为75毫米的钢球。

今年,1958年春、夏、秋、冬,胡正焕带领学生们在实验室生产了第一个钢球。

"如果中间有轻微的震动,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功。"胡正焕说道。“当时,人们坚信它会成功,但技术问题一点一点地得到了解决。一旦问题一个接一个地解决,剩下的就留待时间解决了。”现在,想起那些日子,这位80岁老人的眼睛显示出坚定和自信。

这种表情为胡正焕的同事兼北京科技大学副研究员杨翠萍所熟悉。在她的印象中,胡先生对生产的各个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而且非常执着。“他不张扬,总是默默地做。把先进技术转化为生产力并不容易。这是胡士泰的信念,支持他,激励和影响他周围的人。”

随着楔横轧技术的成功经验,胡正焕很快把目光转向楔横轧技术的研发和成果的推广。尤其是汽车轴类零件楔横轧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取得了许多突破。新技术生产的汽车变速箱轴、发动机凸轮轴等产品广泛应用于汽车生产中。目前,产品还出口到福特和美国的其他公司。

数据显示,胡正焕领导的研究小组在国内外27个省市推广了近300条零件轧制生产线(斜轧和楔横轧),其中18条已出口到美国、日本等国家。已开发生产500多种零部件,累计生产500多万吨。

“社会需要更多的工匠”

胡正焕笑着说他是个工匠。“如何研究和设计模型,然后建造它们,安装机器,最后把它们投入生产,需要一步一步地进行。乌托邦是不够的。”经过50多年对轴类零件轧制技术的研究,胡正焕对“工匠”这个词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这里的工人特别强,你想要的任何模具都可以快速制作,非常棒。但是他们越来越少了。”说到这里,胡正焕陷入了沉思。

在他看来,技能人才越来越少,社会发展迫切需要这些人。他举了一个例子,要有一条流畅的生产线,仅仅依靠设备的稳定性和精湛的工艺是远远不够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熟练人员。当出现问题时,他可以迅速做出判断和调整,以确保生产的有序进行。

胡正焕近年来经历了职业教育的发展和改革。“有些家长觉得高职院校的培养不如本科人才。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条路。”他希望这个社会里“会制造东西的人”越多越好。

尽管胡正焕已经80多岁了,但他仍然站在科研和生产的前沿,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接下来,他把目光转向火车。“火车轴一定能修好。因为火车是国家的名片,如果投入生产,对提高效率和节约材料将非常重要。”

“应该很快。”老人坚定地看着远处。

2016年7月,胡正焕应邀在北京科技大学举办的“科普中国讲座”上与大学生分享他的人生经历。他说:“人们必须有自己的追求。对于个人来说,他们必须以自己的追求为社会做出贡献,在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促进社会和国家的进步。”对胡正焕来说,他一生的追求是把先进技术转化为生产力。

■工匠的心

记者:你认为你目前的成就中最珍贵的是什么?

胡正焕:许多成就都是上演的,但我印象深刻。例如,钢球、凸轮轴和空心零件。每个人都像一个亲手抚养的孩子,值得珍惜。

记者:你在生活和工作中一直坚持什么?

胡正焕:我一生都在思考一件事:如何将先进的零部件制造技术转化为生产力。这可能是我一生都坚持的。也因为我一直在追求这一点,我不太喜欢其他东西。例如,一些老人会下棋、带孙子和遛狗,但我几乎没有时间这样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科学研究上。然而,我也体验到了将科学研究转化为生产力的快乐,这是另一种快乐。

新京报记者方怡君校对李丽君

© Copyright 2018-2019 zaykedaar.com 厚湖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